html模版“五四運動”紀念館
辛亥革命後,同盟會內部發生分化。以宋教仁為首的一批人,主張議會政治、政黨內閣,與北洋系妥協,孫中山先生當時處境孤立。袁世凱利用同盟會內部的矛盾,攫取瞭大權。

袁世凱上臺後,一心追求獨裁專制,企圖把封建君主制重新加在人民頭上。他採取瞭一系列倒行逆施的步驟:解散國民黨和國會,廢除《臨時約法》,獨攬軍事、行政大權,頒佈諸多法令。對外秘密與日本簽訂二十一條,出賣國傢主權,換取日本對其復辟帝制的支持。為瞭在地方佈置心腹,袁下令罷免江西、湖南、安徽、廣東四省都督,使北洋軍閥倪嗣沖入皖,佔領安慶。倪嗣沖、馬聯甲一夥與袁世凱緊密結合,偽造民意,推行帝制,互稱君臣,醜態百出,激起安徽人民極大的義憤。

為瞭反對袁世凱和地方軍閥推行帝制,1916年,我和段瑞蘭、楊允中、沈子修等曾密謀在安慶舉行武裝起義。我先與段瑞蘭籌資約2000元,設地下據點兩處:一個設在酒館味?園,地點在安慶舊藩署前,我充經理(當時同志們叫“朱貴酒店”)﹔一個設在安慶大南門中藥鋪樓上,由允中負責。藥鋪儲有炸彈。允中與上海方面接洽,約定舊歷端陽節前一日運回手槍20枝,準備在端陽節夜間起義。計劃首先縱火味?園,趁救火混亂時,由警務處督察長翟少垣先將朱傢珂(省警務處長)扣押,把東署、南署和西北兩署中下級警察,包括巡查一大隊,共2000餘人,集中起來,成立安徽討袁軍第一軍。同時,將常恆芳、褚輔成?從陸軍監獄接出來(常恆芳與褚輔成在1913年同時在北京被捕,解交皖軍法處,押於陸軍監獄),組織安徽討袁臨時軍政府,並決定以常恆芳為首,段瑞蘭和我為副,管理全省軍事、民政事務。同時,還制定北伐計劃,訓練和擴大軍隊,響應雲南蔡鍔討袁義舉。不料事泄,倪嗣沖在武漢立即電告皖警務處,於端陽節前一日先下手,緝拿我等歸案。翟少垣是我的知己,得此消息後,夜半親自送來兩張出入城証,叫我迅速離去。我為瞭掩護同志,就把兩張通行証給瞭瑞蘭和子修,讓他們迅速離去,我遭到瞭逮捕。他們出城後,正好在途中遇見允中從上海購買軍火歸來,也就一起返回上海避難去瞭。這次反袁起義雖然失敗瞭,但是,民主共和的歷史潮流是不可改變的,袁世凱做瞭83天皇帝,終於在全國一片聲討中下瞭臺,憂懼成疾而死。倪嗣沖倉促由武漢逃回蚌埠。孫中山先生回國通電全國各省反對帝制,同時還電北京黎元洪,要求釋放政治犯。安徽同鄉會和柏文蔚聯名電皖,指名釋放我和常恆芳。不久我就恢復瞭自由。

袁世凱死後,黎元洪繼任總統,但是實權操在國務總理段棋瑞的手中。北洋軍閥與地方勢力矛盾重重,政局十分紊亂。張勛認為這是大好時機,大造復辟輿論,在徐州召開“督軍團”會議,組織軍閥攻守同盟。倪嗣沖的反動勢力在皖復起,他們大力搜捕革命黨人。楊允中不幸在上海被捕,押解到蚌埠,英勇殉難。我接到蕪湖赭山第五中學教員、陳獨秀的密友劉希平由蕪湖來信,催我速到他處避難。1917年2月初,我秘密來到蕪湖,住在赭山第五中學。當時的校長潘仰山,對我尚起瞭掩護作用。劉希平在該校講修身課,即現今的政治課,高語罕擔任國文教員。他們提出籌備工讀學校(即蕪湖職業學校),要我擔任駐校董事,借以掩護。同時我還見到瞭李光炯?、盧仲農、王肖山等人。大傢一致認為,黑暗的政治局面甚長,這不僅是安徽一個地方的現象,當前的任務應該爭取在學校機關長期埋頭下去,從改革教育、培養青年人手,提倡新文化,竭力而慎重地介紹新思潮,去提高青年們的社會責任感。做好這項工作,還應該大力提倡普及義務教育。

在大力作好普及教育,提高青年革命覺悟的同時,我和劉希平6月初還到瞭上海,去進一步推動反對倪嗣沖運動。在那裡,我寫瞭一本《燃犀錄》,即《倪嗣沖禍皖記》,來揭露倪鄉救皖。可惜原稿已經散失。當時倪嗣沖得知此事後,曾派?州倪某傢走卒以5000金和安頓高位向我賄買此書,被我嚴詞拒絕。8月份劉希平返回安徽,我繼續北上。來到北京後,我去北大找瞭陳獨秀和胡適,還找瞭皖籍議員常恆芳等人,並和他們交換瞭對當時政局的看法。我告訴他們,我們想從教育青年人手,同時,發動皖籍軍人去反對倪嗣沖的安武軍等做法。這些意見都得到他們的支持。

1917年9月,廣東護法軍政府成立,推孫中山先生為大元帥。我應魯北平原混成旅胡翊儒和濟南第一混成旅張克瑤的邀請,來到瞭山東,交換瞭反對安武軍、迎接孫中山先生北伐的意見。不久接到劉希平、盧仲農等人來信,催我速回蕪湖,商量在皖西建立第三甲種農校。11月初,我離開濟南,路經蕪湖,和劉希平一起來到安慶,會見李光炯等人。大傢決定要我回到皖西六安籌建“三農”。1918年9月,我和桂月峰來到六安正式籌建,得到當時縣長李銘楚的支持,由縣勸學所墊借3000元、各界捐助2000元作為開辦費,借六安老賡?書院舊址為校址,於當年冬籌建告竣。同時,我還籌備六安女子學校於城西,推但西平為籌備員,聘吾妻周佩隱為校長。當時倪嗣沖爪牙劉道章是“公益維持會”會長、省教育會會長,沈子修是教育會總幹事。劉認為沈不是危險人物,如果沈子修擔任校長,學校經費就比較容易解決。其次,霍山劣紳郭緝熙與劉道章有勾結,曾企圖把農校設立在霍山縣。子修是霍山縣人,負有眾望,可以協調地方之爭,使學校在六安開辦。這樣,在籌備就緒後,我就報告省教職員聯合會,提請省教育廳委“二農”校長沈子修擔任“三農”校長。桂月峰擔任學監,我任修身課。1919年春,“三農”正式開學。六安學生會於3月成立。成立不久,就發表宣佈,響應安徽全省學生會提出的教育基金獨立運動。

安徽的新文化運動,實際上是從蕪湖第五中學開始的。新文化運動的開始,推動瞭反帝反軍閥運動,實質上是民族民主革命運動。當時,安慶、蕪湖兩地以進步的教育界人士和青年學生為中心,組織瞭全省教職員聯合會和全省學生聯合會。當時的文化運動有兩股力量:一股是以陳獨秀為代表的新文化運動的倡導者,早期陳獨秀在安徽蕪湖長街創辦過科學圖書社,提倡新文化,普及科學知識。後來,陳獨秀雖離開安徽,但是,他所辦的《青年》雜志,早在1915年在安徽就已出現,安慶、蕪湖兩地先進人士和各校青年受瞭很大影響﹔另一股是以李光炯為代表的反清、反北洋系民族主義思想的文化界人士。他們在文化界是很有號召力和影響的人物。陳、李兩人早有深交,但是政見不同,然而在當時都具有較大政治影響力。五四運動在北京爆發,安徽各地廣大青年,如安慶、蕪湖、合肥、蚌埠、六安、壽縣等地的青年學生,都紛紛起來響應北京青年學生的愛國運動。在五四運動前,當時在北京的陳獨秀同在安徽的劉希平、李光炯和我等都有聯系。陳獨秀離開安徽時曾說過:“我去搞全國性的運動,你們在安徽搞反軍閥活動。”在某種意義上說,劉希平實際上是陳獨秀在安徽的代表。當北京一發動,我等在安徽就積極推動,發表宣言,組織遊行。在青年學生宣傳動員下,工人、知識分子、工商業者和廣大城鎮居民也紛紛行動起來,形成一股巨大的反帝反軍閥的力量,同時還開展群眾性抵制日貨的運動。在教育方面,還提出開展教育基金獨立運動,提出經濟公開和校務公議的具體改革方案。這些,對推動運動的發展都起瞭一定的作用。

運動一旦深入,封建軍閥、地方官僚就暴露出他們的兇惡面目。5月下旬,督軍倪嗣沖、省長呂調元先後發佈緊急命令和佈告,開始鎮壓學生,揚言要“依法逮懲”,“決不姑寬”。最後倪嗣沖還下令解散學校,強令學生回籍。盡管運動受到鎮壓,但是鬥爭並沒有停止。五四運動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精神,和提倡“科學與民主”的口號,教育瞭廣大的安徽人民,提高瞭認識,明確瞭方向。

五四運動後,為瞭進一步推動反帝反軍閥的鬥爭,安徽各公團和劉希平、李光炯、光明甫等提請我籌辦《評議報》,兼任總主筆。經費由各學校籌集。通過《評議報》來評議當時的安徽政局,宣傳革命思想,並積極支持全省教職員聯合會和全省學生聯合會,推動安徽省反帝反封建愛國主義運動。

安徽大批青年經過五四運動,覺悟有瞭進一步提高,更迫切地追求救國救民的真理。馬克思主義的書刊較前更為普及。1921年在安慶、蕪湖兩地就已出現社會主義青年團的組織。記得與《評議報》發生關系的青年團員有:柯慶施、周新民、朱子帆、許繼慎、薛卓漢、舒傳賢、鄭鼎(李雲鶴)、王坦夫、宋偉年等。

1921年6月,省議會按照軍閥倪道烺(倪嗣沖的胞侄,鳳陽關監督)、馬聯甲(皖南鎮守使)的意圖,擬削減已決定增加的教育經費,以擴大軍費。6月2日,安慶各校師生派代表去議會請願,竟被驅逐。數千名學生得此消息後前去支援。不料馬聯甲悍然下令毒打學生,打傷學生40餘名。其中學生薑高琦身受七刀,不治而死。校長光明甫帶領學生直接與馬聯甲鬥爭,要求馬聯甲賠償學生性命。這件事引起瞭全城輿論大嘩,不久即舉行瞭有各界人士支援的萬人示威遊行。後經省參議會出面和解,馬聯甲自知理屈,逃回當時監軍駐節的蚌埠。這件事同時也震驚瞭全國,得到全國各地的同情和支援。在這種情況下,省當局被迫同意將教育經費由92萬元增加到150萬元。但是,兇手馬聯甲沒有受到懲處。

薑案發生後,倪道烺與馬聯甲及國民黨老右派管鵬合作,陰謀奪取政權。通過他們的爪牙劉道章、關蕓農等,由倪道烺出300萬元,包辦省議會,妄想推舉倪道烺為民選省長、管鵬為副省長,便於處理各學校風潮和撲滅學生運動(當時督軍不能管轄學校、直接處理學生遊行等事,民政問題隻能由省長專理)。我們當時決定各回原籍進行活動,反對賄選。李光炯和光明甫、史恕卿等回桐城,盧仲農和朱子帆等回無為,我和沈子修回六安。我們搗毀選票櫃,收集捏造選民假票的情況,公開揭露賄選內幕,並利用合法手段向北洋政府控訴倪、馬非法賄選罪狀。倪、馬無法,又以40萬元巨款賄買北洋政府內閣總理靳雲鵬,任命倪道烺的老師李兆珍為安徽省長,希望接事後,下令召集賄選議員開會,控制安徽政局。安徽人民再次奮起鬥爭,拒不承認李兆珍為安徽省長。當時我們發動教職員和學生2000多人,背著行李睡臥江岸,把守城門,不許李兆珍下岸入城就職。李看此情況,化裝成商人混入省長公署。安慶、蕪湖兩地立即舉行“三罷”,進行遊行示威,直搗公署。衛兵與學生發生沖突,還打傷二農教員王肖山,引起瞭群情怒憤。李兆珍懾於群憤,終於溜出省長公署逃跑瞭。驅李運動取得成功,安慶還舉行瞭萬人慶祝大會。

在促進安慶六二學潮、反對倪道烺賄選省議會和拒絕李兆珍入皖的鬥爭中,《評議報》對推動安徽民族民主革命,起瞭一定的作用。
汽車喇叭安裝
從五四運動前後我的親身經歷中可以看到:反帝反軍閥的民族民主革命運動在五四運動以後,已經發展到一個新的階段。學生走上街頭,起瞭宣傳、動員、教育廣大人民的作用,使工人、城鎮居民、工商業者都行動起來,卷入到反帝反軍閥的巨浪中去,形成一股巨大的鬥爭力量。它增強瞭革命黨人領導、組織反帝反軍閥鬥爭的決心。五四運動以後,馬列主義書籍更為普及,安徽出現瞭共產主義的青年組織,工人階級走上瞭政治鬥爭舞臺。這些都為建立馬列主義政黨打下思想和組織的基礎。

(1979年)

註解:

? 常恆芳、褚輔成均為袁世凱任臨時大總統時的國民黨國會議員。

? 李光炯,早年創辦安徽公學(校內集聚革命志士,為安徽早期傳播革命思想的重要場所),1911年任安徽都督府秘書長。





wish音響改裝汽車音響改裝台北60524E94D4D7DA41
, , , ,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開箱體悟

t8tgsnvt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