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模版沒有風也能不掉隊 歷史轉折中的雷軍和小米
沒有風也能不掉隊 歷史轉折中的雷軍和小米 作者:時間:2017-03-23來源:i黑馬 編者按:天時、地利、人和,小米創業之初這三條全占瞭,但是現在的小米恰好是歷史轉折。
最近21世紀商業評論有一篇文章《一位小米前員工的財務告白:期權如何處理讓我糾結》。講瞭一位2014年入職的小米員工,離開亞馬遜放棄瞭90%的期權錯過瞭四倍股價的飆升,拒絕瞭阿裡錯過瞭4000股的股票。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703/345610.htm 同時,這位2008年畢業的碼農還表示自己是一位不買房主義者。

真是為他感到難過。

從阿裡願意給他4000股這個數目上來看,這位碼農的水平介於P7和P8之間,年齡30歲左右正是當打之年,在35歲之前還有五年彌補自己錯誤的機會,我們祝福他。

這篇文章很能反映目前小米不少員工心態的縮影。上個月小米負責海外業務的全球副總裁Hugo Barra離職瞭,你回頭去看,2013年到2014年加盟小米的高管,流失率還是挺高的,除瞭Hugo Barra 之外,還有陳彤和張金玲。

2014年這傢公司7000人左右,現在早就超過瞭10000。大概小米中有一半員工是在2014那個頂峰之年之後加盟小米的。

這些人加盟小米的時候正是小米氣勢如虹,但是三年之後小米的成長性沒有預想中那麼高,職業發展和預期中的有落差很正常。

這個月小米還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就是發佈瞭小米自主研發的澎湃S1芯片。當時Pingwest的一篇文章提到,小米官方的編年大事記中竟然完全省略瞭2013年到2014年底這段時間發生的所有事件。

這一段時間對於小米來說,恰好是歷史轉折。

01

大公司的歷史大事記和我們的歷史教科書一樣,有的地方說的比較細,有的地方說得不那麼細。抗戰曾經是八年,現在是十四年,以後是幾年要靠民主集中制決定。

2013年底到2014年年底,小米空白的歷史中也留瞭下三大未解之謎。

第一是,小米Note為什麼沒有指紋識別。

小米直到今天,雷軍仍然是事必躬親沖在第一線的,MIUI裡面一個 icon 不好看瞭,雷軍看見瞭也要說的。何況2014年小米全年在憋的大招小米Note,不上指紋識別,這麼大的事情肯定不是別人能決定的。

小米Note沒有指紋識別,而同期搭載瞭指紋識別的華為Mate 7一戰成名,取代小米成瞭最受黃牛喜愛的機型,價格一度被抄到瞭和蘋果一樣的5000元檔。當時即使在華為內部,想拿到一部Mate 7至少得是個17級的高級工程師吧。

當年拿到Mate 7的人,今年都35歲左右瞭吧,沒升上技術專傢的都有點危險啊。

華為沖擊高端市場成功之後,小米更著急要尾隨,動作於是變形,2015年力推的小米Note高配版沖擊2999的價格無果,堪稱是小米史上最失敗的旗艦機型。

這就是一個指紋識別引發的慘案。小米內部是做過反思的,當時認為小米手環可以解決解鎖和支付的問題,但是沒想到消費者就是信蘋果的那一套。

小米過高估計瞭自己生態鏈的價值,這是2014年小米上下陷入癲狂的後果。不能怪雷軍,2014年年底,連投資人都願意給小米開出450億美元的估值,尤裡·米爾納甚至明確說明,小米的下一個桿位就是1000億美元,這時候誰能不頭腦發熱呢?

這時候第二個問題來瞭,小米2014年的估值為什麼高達450億美元,融資額卻隻有11億美元。

小米不是Snapchat、Uber那樣隨時可以上的公交車,過去三年裡唯一的一輪融資出讓不到3%的股份,這極不正常。

實際上當時融資沒有結束的時候,當小米的估值在400億美元到500億美元之間拉鋸的時候,有一位接近這個案子的投資人對媒體透露瞭,“雷軍的目的是要像阿裡巴巴那樣融一筆花不完的錢,可以挺過寒冬”。

原來聰明如雷軍當時已經預料到要過冬瞭。

雷軍到底當時想要拿誰的錢過冬,這個爆料的投資人說瞭兩個名字,一個是之前提到的米爾納,另一位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孫正義。2014年恰逢阿裡巴巴成功IPO,孫正義可以拿出大筆現金投資小米。

實際上孫正義也確實給瞭一個小米一個Offer,很大。有多大,不知道。但是如果小米那一輪的融資額按照正常的10%到20%比例稀釋,孫正義給的錢應該在30億到80億美元之間。

但是最後的最後,不知道是覺得小米已經盈利不需要稀釋太多股份,還是不喜歡強勢投資人在自己耳邊吹風,所以最後他拒絕瞭這位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這也不能怪雷軍,2014年小米的形勢實在是太好瞭,雷軍甚至一度覺得小米的股份分得太早瞭。那時候小米投資團隊對自己的生態鏈企業吹風,未來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份額,小米能拿走一半。

但是沒想到啊,這一筆大錢沒有拿到,一年後想價格戰打華為力不從心,同時OPPO、VIVO的重線下模式又崛起。

小米吃瞭線下的虧,雷軍今年立下瞭5年開1000傢線下店的Flag,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多拿幾十億美元,一年就能砸他個1000傢店,像打車、外賣一樣靠補貼結束戰鬥。

也許有人說你是不是太樂觀瞭,華為不是大眾點評,OPPO也不是Uber。

實際上去年華為手機業務的利潤沒有達到預期,任正非就已經吃不消瞭,最近在公司內部禁止說要滅瞭蘋果、三星,說瞭要罰200塊錢,連OPPO、VIVO都說是自己的朋友,因為“都是靠商品掙錢的”。

任正非自問自答我們的對手是誰?是不要命燒錢的互聯網公司。

隻可惜小米已經不能不要命燒錢瞭。貼著成本定價已經是小米的極限瞭。

02

天時、地利、人和,小米創業之初這三條全占瞭。

時光回流到2014年,“小米”這個詞不隻是一傢公司,而是一種現象。馬佳佳、大象避孕套,黃太吉煎餅。在資本市場最熱的時候,說要從某一個品類切入,像小米那樣打造一個爆款先實現“單點突破”,再用雷軍的“三駕馬車”互聯網思維拿下一個細分市場,最後實現瞭雷軍說的“臺風口豬都能飛起來”。

這種說辭,“我們要做的是什麼什麼領域的小米”,新晉的創業小鮮肉在資本市場上屢試不爽,形成瞭創業圈的一股“泥石流”。

這是天時。

但是到瞭2014年之後,被小米動瞭蛋糕的對手都醒瞭過來。互聯網思維一觸及線下就不管用,從物流之戰開始,阿裡收購蘇寧、銀泰、百聯,京東收購永輝,莊辰超把去哪兒丟給百度去做瞭便利店。

手機行業的競爭也來到瞭華為和藍綠大廠的主場,核心硬件和線下渠道的競爭,小米的地利也沒有瞭。

最後小米還有一個人和,但是又遇到瞭第三個未解之謎,201汽車低音喇叭4年年底黎萬強突然宣佈離崗去矽谷閉關。

黎萬強一手打造瞭小米新媒體運營和互聯網思維的打法,總結成瞭《參與感》,他的離開相當於是釜底抽薪。小米官方的說法是黎萬強要去矽谷閉關開發新產品,後來的結果,黎萬強既沒有呆在矽谷,也沒有開發新產品,隻是剃瞭瞭光頭辦瞭影展,無疑是打臉瞭官方的說法。

民間的說法有三個版本,A 對手挖角,B 患上瞭無法控制的抑鬱癥,C 內部鬥爭失勢。

這道題不難,即使你不知道雷軍在金山和小米的奮鬥史,你的中學老師也一定告訴過你,答案要選最長的。

小米的高管團隊是個三層的同心圓結構。離雷軍最近的是他在金山的老部下,這是久經考驗的班底,以黎萬強為首。第二層是Google和微軟中國的班底,這是雷軍替金山挖人以及離開金山做天使投資人期間結識的同志,以林斌為首。最外面一層是為瞭做手機請來的摩托羅拉硬件班底。


高雄汽車音響改裝推薦

汽車高音喇叭60524E94D4D7DA4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開箱體悟

t8tgsnvt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