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模版人民網—留學熱,一聲嘆息!
當教育成為世界看好的產業,當求知允許跨越國界,當先富一步的國人腰包漸鼓,從精英擴展到平民,從時代驕子擴展到普通百姓,留學熱正夾著狂風熱浪席卷著我們泱泱文化大國。它帶給瞭人們的成功與歡娛,也制造出讓人揪心的失望和痛苦。
資料顯示,截至2003年5月,中國留學生人數達58萬名,分佈在103個國傢求學,中國留學生人數已居全世界首位。而近四年來,中國的留學熱浪更是一浪高過一浪,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留學生年增長幅度在35%以上,而且至今不衰。
據有關部門統計,北京市內從事出國留學中介服務的機構有300多傢,其中經國傢教育部、公安部和國傢工商行政管理局等部門批準具有出國留學中介服務資格的僅有46傢。由於當前自費出國留學中介服務機構非法多於合法,致使一些不明真相的出國留學人員上當受騙,造成的經濟損失少則一兩萬元、多則近十萬元。北京市消費者協會的統計數字顯示,2003年上半年,全市受理對自費出國留學的投訴二三十起,與去年同期相比有較大幅度提高。
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2003年5月18日晚,烏克蘭國際技術大學(基輔工學院)一名中國留學生返回宿舍時,被保安盤查証件,雙方發生爭執。隨後部分中國留學生與保安及烏克蘭學生發生沖突,校方請當地警察出面調解後平息。事件中,3名中國留學生受傷。19日下午,烏克蘭學生與中國留學生再次發生沖突,有2名烏克蘭學生受傷,該校數百名烏克蘭學生聚集在中國留學生宿舍樓門前……
2002年11月某個周末的凌晨2點,新西蘭北部城市奧克蘭市區。一名中國留學生從一傢夜總會出來,剛走到門外就被三名剽悍的當地毛利人劫持。這名學生未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嘴就被膠條封住,眼睛也被蒙上,然後被塞進一輛停在路邊的汽車裡,飛快地駛離現場。半個小時過後,汽車停在一幢別墅前。這名學生被押進屋裡,當被揭去蒙眼的膠條時,眼前站著的也是一名中國人,初步的對話使他明白,他被自己的同胞綁架瞭。綁匪要他交出一定數量的錢才放他回去。起初這名學生不從,當然受瞭不少皮肉之苦。最後,他不得不把遠在中國的傢庭電話告訴綁匪,綁匪通過手機直接與他母親通話,告訴她立即匯來125萬新元(約和71萬美元),否則就撕票。據說他母親立即答應瞭綁匪的要求……
來自《北京青年報》的報道更讓人不寒而栗。2002年2月10日,中國農歷二十九晚20時,加拿大多倫多Finch西大道KEELE大街,來自中國武漢的女留學生陶琳學完車後正匆匆忙忙地往自己的住所趕。對於1982年2月13日出生的陶琳來說,再有三天就是她20歲的生日瞭。她於1999年赴加拿大留學,2001年12月結束語言課程,現在是約克大學英語進修學院全日制學生。
雖說天已黑瞭,但Keele大街不算偏僻,而且她的前後都還有行人,所以想必陶琳也沒有覺得擔心害怕。
20點06分,當陶琳走到約克大學附近一座公寓大樓停車場的時候,一名歹徒突然對她發起襲擊,陶琳掙紮著與他搏鬥,不過,由於大街前後的行人離她太遠,所以剛開始的時候過往行人並沒有發現異常,當大傢聽到動靜都往這個方向看時,一切都太晚瞭:陶琳倒下瞭,歹徒也逃走瞭。
當聞訊趕來的警察到現場後發現,陶琳身上有嚴重刀傷,於是趕緊把她緊急送往醫院急救。醫生們面對過重的傷勢回天無力,陶琳不幸身亡。令警方震驚的是,陶琳是被兇殘的歹徒割斷喉嚨而死的。
無獨有偶,2002年8月19日,留學渥太華的25歲的中國學生唐文峰和室友施哲在下午4時從商場購物後來到停車場,就在兩人準備上車的時候,3名亞裔及1名非洲裔男子突然從旁邊沖瞭過來。四名不法之徒手持兇器將兩人逼上唐文峰的轎車。在被擄途中,四人反復毆打唐文峰,搜光瞭他們身上的現款,剝去瞭他們穿的名牌衣服。唐文峰的那位朋友右臉被歹徒狠狠地砍瞭一刀,事後足足縫瞭30針。
不過,幸運的是,血流滿面的唐文峰的朋友一小時後被歹徒一腳踢下瞭車,這才算是撿回瞭一條命。這位朋友立即向約克區警方報案,巡警也立即出動搜尋那輛轎車的下落,但由於種種原因,被劫持的唐文峰及轎車直到22日才被發現,此時,唐文峰已經遇害。
……
車禍、綁架、搶劫……無時無刻不在牽動著留學生傢長的心。兒行千母擔憂已經演變成瞭”兒行萬裡母揪心”。很自然,留學生的安全問題成為留學問題中的重中之重。每一次意外事件的發生,都對周遭的留學生們產生著不同程度的影響,也將引起瞭中國駐外使館、留學專傢、中介機構等各個領域不斷的關註和思索。
可怕的資源流失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漫長遙遠的留學路需要真金白銀鋪成。伴隨著中國留學熱的震耳濤聲,中國最稀缺的資源——資金與人才那嘩嘩外流聲讓國內經濟界、教育界專傢蹙眉揪心。
據一些教育研究機構估計,進入2002年,我國自費留學生近20萬,按年均消費8萬元算,一年傢庭送子女出國留學的費用在160億元人民幣。一些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新加坡、法國等國傢的大學看準瞭中國人的出國留學熱,高舉“教育是一生中最大的投資”的招牌,紛紛向中國的“投資者”拋來瞭繡球。
2003年3月,匯兌業務方面位居世界前列的跨國公司西聯匯款在中國推出國際匯款“線上”速兌,可在數分鐘內安全快速地在全球范圍內完成一筆匯款業務。西聯匯款的負責人稱,他們看重的是中國作為世界最大的留學生派出國,“民間資金的匯兌量已突破100億元人民幣”。
對國外的教育機構而言,招生無異於“招錢”。來自留學中介機構的介紹表明,到英國念完學士學位,4年就是64萬元人民幣﹔到美國念碩士學位,每年的費用也在1.8萬美元。這還不算交給中介機構的數萬元人民幣手續費。據一位曾留學美國的教師介紹,美國大學招收的美籍學生當年一般是不交學費的,要等有關部門根據納稅情況核算後,減免一定費用後才交學費。可是招國外的學生,不但要先交錢,而且一分也不能少。有的學校對外國學生收取的學費幾乎是本國學生的2至4倍。據美國學者估計,留學生每年可給美國帶來33.5億美元的財富。中國大陸是美國高等教育出口的第二大市場,1998年的貿易額超過7億美元,如果加上臺灣的4.5億美元,中國將超過日本成為美國教育的第一大進口國。澳大利亞也從對中國的教育出口中大大獲利,澳大利亞對華教育出口在對華出口產業中位居第四,從中國獲得的收益僅次於羊毛、礦產等傳統資源對中國的出口。
大量民間教育投資的外流,無疑使本不景氣的教育事業雪上加霜,必將導致國內教育投資匱乏的惡性循環。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財政加大瞭教育的支出,但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的長期欠債,使每年數以千億元的國傢教育投資難填“嗷嗷待哺”的教育深壑。2002年中國高中在校生約1700萬,平均每屆學生500多萬,初中在校生則超過6300萬,每屆學生平均超過2100萬。也即全國高考人數將在短短幾年後,突破2000人大關,而經過三年跳躍式擴招後,國內高校年招生規模僅為260萬左右。教育的需求與供給間仍然相去甚遠。
在教育投入的“赤”字背後,是教育水準的停滯不前——教育的健康發展,離不開充裕的物資保証。雄厚的教育資金,是教育質量提高的堅實基礎。而留學熱卻在我們教育投資嚴重匱乏的困境中,一年卷走瞭100多個億的民間教育投資。
比資金流失更令人扼腕的當是成批量人才資源的流失。《中國青年報》一篇題為《最優秀的學生去瞭哪裡》的報道稱,2001年北京大學本科畢業生2217人,研究生2002人,畢業後直接出國留學的有831人,佔畢業生總數的接近20%,其中有711人去瞭美國,比例接近87%,比上一年增長瞭9個百分點。這一年北京大學物理化學專業畢業32人,直接出國留學的達28人﹔高分子化學與物理專業畢業15人,出國人數達13人,比例接近90%。1998年,清華大學畢業生直接申請出國留學的為760多人﹔1999年為960多人﹔2000年更是突破千人大關,達1120多人﹔2001年繼續保持在千人以上,而且每年都是持續增長的勢頭。難怪大學裡流傳著這樣的說法:一流的學生去瞭美國。二流的學生去瞭國內的外企。三流的學生在本國難以找到工作。
在國內精英紛紛踏上出國路的同時,發達國傢相繼為白領、金領的華人們植下瞭梧桐樹:2001年,美國移民局發放瞭20萬個用於招聘科技人員的簽証,其中我國佔10%﹔德國政府實施“綠卡計劃”,將攬入15萬個專業人才,中國是其首要目標之一……
在國內精英紛紛踏上出國路的同時,發達國傢相繼為白領、金領的華人們植下瞭梧桐樹:2001年,美國移民局發放瞭20萬個用於招聘科技人員的簽証,其中我國佔10%﹔德國政府實施“綠卡計劃”,將攬入15萬個專業人才,中國是其首要目標之一……
矽谷的骨幹,大都畢業於清華、北大等國內名牌大學。早在1997年,北京大學計算機科學技術研究所所長、北大方正集團董事王選美國考察歸來就無限感慨道:矽谷的公司中沒有美國人並不稀奇,而沒有中國人的高科技公司則是罕見的!
高精人才的大量外流,不僅使中國的先期人才培養費付之東流,而且削弱瞭中國在國際經濟技術競爭中的實力,提升瞭競爭對手的人才優勢。當年國內名牌大學的同桌們,一個個成瞭當今中國商戰在國際賽場上的強勁對手。
有人痛惜:在人才培養的漫漫長路上,難道中國人辛勤種樹,讓外國人輕鬆摘果?國傢及千萬個傢庭花費巨資,就為瞭給國內過關斬將層層挑選的的人才們打開一條留洋的“不歸路”嗎?
誰的眼淚在飛
追求幸福美滿的生活,可能是每個中國留學生踏上留學路的初衷。然而,出國並不等於幸福。中國的千萬傢庭正被留學熱浸泡在淚水與痛苦之中。
也許人們不會忘記新東方學校副校長、著名留學咨詢專傢徐小平在他的紀實作品《圖窮對話錄》中的慨嘆:“當你夢見遙遠的星空,是否陷入人生的黑洞?當你跋涉無邊的苦海,是否看到身邊的新岸?”書中講述瞭一幕幕出國的悲劇,解剖瞭留洋者的種種不幸。其中留學生吳乃仁由出國而發生的傢庭悲劇讓人欲哭無淚。1997年6月,華北電力設計院的工程師吳乃仁,告別新婚20天的妻子和年老的母親,遠渡重洋去瞭美國西部的一所大學讀電子工程學博士,享受全額獎學金,約定很快與妻子在大洋彼岸相聚。可是,吳傢卻自此開始瞭全傢的悲慘生活。吳乃仁在美國不知原因地被導師切斷瞭獎學金,中斷瞭博士課程,幾經周折屈就於一所不知名的大學讀起瞭碩士,精神受到嚴重打擊。而妻子古?芬奔波於簽証的長路,經歷瞭十次拒簽、三年苦盼的煎熬,已是未老先衰。母親思兒心切、哀兒不幸變得精神恍惚……原本幸福的傢庭,卻因留學釀成瞭悲劇。
為瞭防止移民,老外們想出瞭拒絕留學生帶配偶的高招——簽証,這讓中國的語言中加進瞭“留守夫人”、“留守丈夫”的新詞匯。一些人學成歸來與傢人團聚,一些人將丈夫或夫人接到瞭國外,但還有些人,卻耐不住獨處異國的孤獨與寂寞,扮演瞭留學熱中的“陳世美”,他們拋下砸鍋賣鐵變賣傢產甚至賣血供自己留洋的配偶,投向瞭金發藍眼人的懷抱。這給無數傢庭平添瞭難以忘卻的傷痛。上海的林女士,三年前送夫到加拿大讀博士,海誓山盟般約定拿到博士証就移居加拿大,永遠不再分開。但林女士1000多個日子的等待,等來的卻是負心郎寄來的離婚協議。在這些傢庭中,若有瞭孩子則顯出更多的痛苦與無奈,孩子生活在單親傢庭,沒有完整的父母之愛,沒有其樂融融的傢庭氛圍,很容易造成性格上或心理上的缺陷,影響孩子健康成長。
即便夫妻雙雙出國,在國外生有可愛的小寶寶的傢庭,也不一定就擁有幸福。小盟是1996年,大學畢業後來的美國,先上學後工作,有嬌妻愛子,物質生活似乎是越來越好。但想想自己,看看別人,悵然若失的感覺卻有增無減。在異國夫妻倆為瞭有高薪防老,整日不停地工作。有著美國國籍的兒子,卻因長著黃皮膚、黑眼睛而被視為二等公民。年邁的父母不懂英文,更不習慣西方的生活方式,隻能隔幾年把老人接來住住。但父母在國內頭疼腦熱自己無法床前膝下侍候,盡孝的願望被千山萬水阻隔。養兒為防老,小盟的父母看到別人傢享受天倫之樂時,也常常懷疑讓獨子定居國外的決定是否有問題。這種傢庭是否算得上美滿?!
子女出國留學本是一件好事,但有的傢庭在此問題上存在盲點,以為隻要子女出國留學就會有好的前途。於是乎,或無視子女的學習成績不好,或不顧孩子的性格缺陷,尤其是不看傢庭的經濟收入,在留學熱中盲目追風,迫不及待地將孩子送到遙遠的洋學堂。不少傢長節衣縮食把錢都花在子女出國上,有的甚至不惜舉債,結果收獲並不大,枉費瞭一生的血汗錢,有的為此背上瞭沉重的包袱。北京市的中學生陳鋼16歲被父母送到新西蘭讀高中。由於口語不過關,聽不懂老師的課,一年中轉瞭三次學,在花完傢裡借來的20多萬人民幣後,被迫打道回府,但這個普通工人的傢庭,從此背上瞭可能幾十年難以還清的債務。有調查顯示,自費出國的群體中,有60%的傢庭靠借貸資金承擔昂貴的留學費用。
留學,留下的是無奈和辛酸!
將來進行時
公派留學的相關應允瓜熟蒂落。自國傢最初實行“支持留學、鼓勵回國、來去自由”的出國留學政策後,為適應國傢對公費出國留學改革的需要,國傢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也應運而生。由政府部門負責具體實施、按計劃下達指標的國傢公派留學做法被“個人申請、專傢評審、平等競爭、擇優錄取、簽約派出、違約賠償”的選派、管理辦法取代。截至2002年底,國傢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已向50多個國傢派出各類留學人員15100餘人。
自費留學政策半徑也在不斷放大。一方面,中國留學服務中心開辦的自費留學服務以及中國留學服務中心多次組織的國際高等教育展,為自費出國留學者提供瞭瞭解國外信息的好機會。另一方面,國傢進一步規范自費出國留學中介機構。1999年6月,首部《自費出國留學中介服務管理規定》出臺,對中介機構的經營行為進行瞭規范。2002年12月,教育部、公安部、國傢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進一步規范自費出國留學中介活動秩序,對比較突出的留學中介機構轉借資質、編造虛假材料、擅自開展未經確認的出國留學項目、發佈虛假廣告等問題進行嚴厲查處,並對留學中介的市場準入、與境外機構的合作、廣告宣傳等做出明確規定,對進一步規范留學市場起到瞭積極作用。而今,留學中介機構必須具有企業法人資格,取得教育部頒發的《自費出國留學中介服務機構資格認定書》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核發的經營范圍中含有“留學中介服務”字樣的營業執照,並按規定交存備用金。未經批準和登記註冊,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可從事留學中介活動。此舉有力地維護瞭自費出國留學生的權益。
為切實保護留學人員利益,加強對自費留學中介活動的監管,從今年起,教育部將在每年高考之後陸續發佈經所在國教育主管部門認可的國外學校名單,並定期對所公佈的名單進行修改和更新。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日前通過教育涉外監管信息網(www.jsj.edu.cn)和中國留學(www.cscse.edu.cn),首次公佈瞭美國、英國、丹麥、南非、挪威、馬來西亞、愛爾蘭、荷蘭、希臘、塞浦路斯等10個國傢的部分認可學校名單。這批名單主要由各國駐華使館等機構提供。教育部有關負責人強調,公佈認可學校名單,並不表示我國政府對這些學校頒發學位証書或學歷文憑的承認,相關事宜必須按照我國有關政策規定辦理。
與此同時,各國的留學信息逐步公開,留學程序更加透明。從2001年起,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加坡等主要留學國傢駐華大使館網頁實現瞭漢字化。這些國傢所有的學校情況在網頁上幾乎都能查到。隨著留學資料的公開化,以往留學中介機構一半的業務由使館代勞瞭,因此留學中介的價值取向勢必發生變化。其中一個具體體現是針對所有資料的公開化,如何幫助留學人員解讀公開化的資料,並且提供留學申請的實戰經驗、根據不同的留學條件制作相應的留學申請、協助留學人員順利獲得留學簽証。留學培訓項目的核心內容就是把傳統留學中介的一切運作公開化、系統化、完整化,從而降低留學費用。
不僅如此,針對中國海外留學生的海外安全問題,中國外交部領事司司長羅田廣日前指出,中國將進一步加大領事保護力度。羅田廣當日在中國外交部官方網站與網友在線交流時透露,“從我們工作范圍來講,我們確實感到這幾年在海外留學的中國公民中發生的案件越來越多。這裡有被綁架的、被害的、被騙的等等。”羅田廣表示,中國駐外使領館將進一步加大領事保護力度,並且與駐在國的警方、移民局、外交當局等有關部門加強聯系,宣傳中國的有關保護僑民的法律法規,把領事保護工作做在前頭。此外,還將加強與國外中國公民的聯系,經常瞭解他們的工作和學習,幫助他們解決一些實際困難,及時提供駐在國有關法律規定,特別是涉及到外國僑民的法律規定,以便中國公民能夠遵守當地法律規定,搞好自己的生活和學習。
特別值得慶幸地是,潮起潮落的留學熱培養出瞭人們成熟的心態,給瞭人們識別留學陷阱的“火眼金睛”。前幾年,留學市場的消費行為表現得很不成熟,一些想留學的學生對留學目的國的教育情況、社會制度幾乎一無所知,所選的院校和專業也是什麼吃得開就選什麼,全然不考慮自己的實際情況。有的甚至放棄國內有前景的專業,負債而行,結果不得不在國外“練洋攤”,誤時誤事,人財兩空。在2002年,這一情況發生瞭明顯變化。多數學生和傢長抱著明確的目的參加教育展,他們不再盲目追逐大國名校,而是根據自己的專業情況、經濟情況做出適當選擇,對學校、專業“挑肥揀瘦”。在航天部門工作的劉先生面對提供半額獎學金的美國五所有名的高校毫不心動,直至著名的哥倫比亞大學承諾提供全額獎學金、專業為計算機時,才走出國門。不僅如此,過去盲目追風趕潮打算送孩子進洋學堂的傢長,面對各國留學服務機構對小留學生的狂熱爭奪,表現出更多的冷靜與理智。今年在深圳舉辦的國際教育巡回展,帶著十幾歲子女忙咨詢的傢長不再成為會展的主角。一位傢長得知沒過語言關、自理能力差的少年不宜留學後,自動放棄瞭送孩子到加拿大留學的計劃。面對留學熱,中國人已顯得日漸理智與成熟!



wish音響改裝benz音響改裝汽車音響喇叭品牌B4BC59535A061FE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開箱體悟

t8tgsnvtk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