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恢復高考40周年

又一年高考,鈴聲剛剛結束。今年恰逢恢復高考40周年。1977年至今,高考影響和改變瞭幾代中國人的命運。高考,承載的不僅僅是個人和傢庭命運,更有國傢和民族的希望,舉國關註,全民牽掛。從一個個高考的故事裡,我們能讀出酸甜苦辣的人生百味,波瀾壯闊的發展歷程,還有很多很多

一場高考,兩種人生路

(1978年高考生)

電話那頭的劉韻大姐聲音清朗,怎也想不到是60歲的年紀。她不夠特殊,沒有在1977年恢復高考當年就考上大學;她又是特殊的,奮戰一年後1978年的那次高考,她如願以償地成為一名大學生,從此與紡織廠的其他員工走瞭完全不一樣的人生路。

劉韻父母傢在姑蘇區雙塔街道二郎巷社區,她退休後也一直回來。回憶起那年高考,劉韻有說不完的細節、道不完的情愫。 1977年剛得知我們有機會參加高考時,所有人都躍躍欲試。 劉韻說。早對學習陌生的她連夜從傢裡翻出瞭薄薄幾本小學教材。雖然復習資料不夠齊全,可劉韻還是拼著僅剩的一點時間抓緊復習。惴惴不安進入考場的她,看到的一幕讓她淚目。 考場上什麼年紀的人都有,看著比我大十幾歲的人還在做考生,我的眼睛就酸瞭,那時的我們都是為自己的人生搏一搏。 劉韻說。

第一年的高考分為初試和復試,劉韻在復試時被刷瞭下來。 通過初試讓我有瞭點希望,可是最後結果卻打擊瞭我,我太難過瞭。 劉韻回憶說。那段時間她糾結得很厲害,到底要不要再繼續考試,成瞭她在走路時常思索的問題。 我身邊很多人都放棄瞭,我在紡織廠工作也很累,沒有時間與精力好好復習,這讓我對自己產生瞭懷疑。 不過,這樣的仿徨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劉韻就重整瞭信心,做瞭一個至今仍慶幸的決定 繼續高考。

做決定的第二天,劉韻就趕到新華書店買瞭一堆復習材料。一邊是紡織廠的三班倒,一邊是全身心投入的高考復習,那段時間劉韻咬緊瞭台中產後護理之家牙關,挑燈夜讀,工作學習兩邊兼顧,《數理化叢書》被翻瞭一遍又一遍,直奔心中的大學夢。

大半年的攻堅克難,劉韻終於等來瞭1978年高考的錄取通知書,那一刻,她心潮澎湃、百感交集。 沒有比這更開心興奮的事情瞭,從來沒有奢望過讀大學,沒想到真的成功瞭,我的付出終是有瞭回報! 回憶起當年拿到通知書的那一刻,劉韻依舊激動萬分。

人生有很多機會都需要自己努力爭取和把握,回想當年,如果在我第一次失利時就心灰意冷,就放棄認命瞭,就沒有現在的我。 劉韻說。談起以前紡織廠的老同事,劉韻覺得她和他們走的是不一樣的人生道路。

那些年的高考,改寫的是人生,對我來說始終幸運,是最好的機會。 劉韻說。

再見啦,這三年

(本屆台中月子中心比較高考生)

回來瞭?

早已記不清重復瞭多少回,母親打開出租屋的大門,替我接過書包。

夜裡十點瞭,周遭靜得讓人心悸,一天的疲憊於這時從腦後襲來,想到九小時後又將開始這日復一日的生活,不禁揉揉太陽穴,恨不得立刻進入夢鄉。

老班以及一眾任課老師在電子屏上洋洋灑灑,盡情揮灑著他們的青春與希冀。已是後期,課上的氣焰不再那麼意氣風發,大抵都有些倦怠的逞能以及強顏歡笑的滋味。回神時,望著前後左右搖晃卻強撐的腦袋,以及那耷拉卻又強行求知若渴的眼神,不禁莞爾。似反應過來什麼,猛的拍瞭拍臉頰,復又低下頭,繼續奮筆疾書著

教室的風扇吱呀呀地轉,終是目力所及的,望著屏幕上的倒計時,一頁一頁,從百位到十位最後歸於零。臨走的那個時日,拉著他們拍瞭不少照片。照片上的笑顏,青春洋溢,互相鼓勵著,祝福金榜題名。其實早已沒瞭最初那份對於高考怯生生的期盼與畏懼,是何時杳然殆盡的呢?我想,大抵是一模二模的打擊,大抵是靈巖山腳下的宏大誓師,大抵是師長前輩殷切用心的關切陪伴,大抵是同窗且歌且唱的一路相隨,大抵是心裡那怯懦的孩子,在見過大風大浪後,早已長成瞭一個敢於擔當的偉人,自豪而又高傲

七號的風,微涼。初晨醒來時,亦如平日,卻附帶著一絲新鮮感。草草用瞭早飯,出發去瞭考點。直至望見那人山人海的送考隊伍,才驀得意識到,這一天看戲人也終成瞭戲中人。終是平淡且無畏的,迎著老班鼓勵的微笑,信步走進瞭校門。並不是說內心有多少把握,亦或是對結局有多麼的不在意,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既已到瞭這一步,便不得不擺出架勢,抬頭挺胸的走,萬萬不敢辜負瞭身後那麼多人。

三年都已荏苒而去瞭,更不必提這短短三天。待到最後一聲鈴,叮的響起,心中兀自多瞭一個聲音:拜拜瞭,我這又愛又恨的高中三年。穩穩地合上筆帽,走出考場,回頭望瞭一眼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校園,心中竟生出幾許眷戀,分不清是眷戀自己人生中這重要的三年,還是眷戀那三年來始終陪伴著我一起奮鬥的同學和老師。

回來瞭? 傢,一片窗明幾凈,接過母親捧上的一束鮮花,我知道,新的生活就在不遠處微笑著,向我敞開瞭懷抱。

復讀生涯, 夜空中最亮的星 指引

(2015年高考生)

陳末(化名)是蘇州大學的在讀大學生,從2014年的561分到2015年的603分,陳末如願進入瞭蘇州大學。兩次高考,這不是一般的經歷。

對於陳末來說,他記得太多第一次高考時的細節感動:倒計時100天誓師時的振奮,倒計時50天學校播放加油視頻時的激昂,還有某個停電瞭點蠟燭自習的夜晚裡那明晃晃的燭光 鮮活而多彩。而到瞭第二次高考,誓師、加油視頻什麼的都已經歷過的他,記憶卻很蒼白。 就像生活在某種暗場裡,心無旁騖,也真的刷瞭好多好多題,那種沉浸在題海裡的感覺,大概像在這暗場裡的單行軌道上跋涉,一步一步,大汗淋漓卻不敢停歇。 陳末回憶說。

第一年的高考,在查瞭成績的第二天,陳末就直接去報瞭高三班主任的復讀班。當時他的同桌以630多分的成績去瞭一所上海的大學,而陳末又背起書包又踏回瞭高考的戰場。

在陳末的記憶裡,復讀班其實也是 學霸班 ,學習氛圍一直很好,所有人低頭刷題時,臉上都是認真求索的神情,而陳末也是其中的一員,沉浸在題海中奮戰,天天刷卷子,數學的、物理的、英語的 一張又一張刷下去,看不到盡頭。 偶爾停下來的時候,我還會有種錯覺,覺得自己就像一架機器,思維在機械地運轉,運轉 但欣喜的是,我時常會清楚地感到,這機器運行得越來越順暢瞭。

如此壓抑的復讀生活,對陳末來說,僅有的一點亮光就是那首《夜空中最亮的星》。每天晚自習十點多結束,黑壓壓的考生魚貫而出,穿越校園回宿舍。陳末最喜歡在路上聽《夜空中最亮的星》, 給我再去相信的勇氣 夜空中最亮的星,請指引我前行。 埋頭刷瞭一天題的他,經常在這個時候仰望星空,然後在天幕中尋找那顆,夜空中最亮的星。但一回到宿舍,陳末又一頭深深紮進睡夢中,做著黑漆漆的夜夢, 就像某種暗場,而我就在裡面屏息跋涉著。 陳末回憶。

而這場暗夢的終結就在2015年6月25號,新一輪高考成績出來瞭,陳末603分,從2014年的省內3.5萬名提升到一萬名以內。 我的暗場跋涉終於結束瞭,我的人生迎來瞭新的開始。 陳末的臉上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笑容。

高考,隻不過比較特殊,因為它是換乘站

(本屆高考生)

鈴響,劇終。高考就這麼結束瞭。

十二年的寒窗苦讀之路就這麼到頭瞭。邁出考場,心情卻意外地很平靜。

還記得6月6日返校,坐在教室裡,為明天就是高考感到深深不可思議。高考,這個司空見慣的詞,在所有學子中太重太重瞭,幾乎可以壓得人無法呼吸。曾想象過無數次坐在考場裡的忐忑不安,也想象過無數次考完後的瘋狂放縱。考前的緊張令人窒息,考完一門讓人無比如釋重負 快點熬過去吧!但,三天眨眼而過,這麼一件重大的事,也就安安全全,甚至平平淡淡地過去瞭。

回首高中三年,不禁感慨時間流逝之快,執筆而戰的日日夜夜,從此一去不復返。現在想來,不禁有些懷念那些日子 心無旁騖的戰鬥,懷抱著單純樸實的夢想,有野心,但不妄想,有自知,但不茍且。這或許是人生中唯一一段日子,在你義無反顧前行的路上,有無數人鼓勵你向目標拼搏,但絕不會有任何人對你的夢想冷嘲熱諷。

前年的作文題青春不朽觸動瞭無數人,而今年的車來車往,亦給人無數感慨。人生就是一條寬敞的通衢大道,我們每個人駕駛著各自獨有的車向理想出發。你可以選擇自行車,慢慢悠悠不急不躁地騎行,或許你的速度比別人慢得多,但你很安全,很踏實,還可以懷著詩和遠方,悠然欣賞一路的風景,如是方好。你可以選擇越野車,勢不可擋橫沖直撞,讓他人投來艷羨的目光,但也必須承擔翻車的風險。路上,我們會遇到爆胎,會遇上拋錨,這時我們就要選擇,是拋棄原有的車,換車重新上路,或是停一會,修好車,按原計劃繼續前行,還是搭上順風車,做一個善假於物的人?

高考隻是人生中的某一站,隻不過比較特殊,因為它是換乘站。原來與你同行的乘客們紛紛下車,換乘不同的車前往不同的方向。你或許會在空蕩蕩的車站迷茫感傷,但你總會決然搭上下一輛車,在車上你會結識新的乘客,開過一個個新的站點。最後再下車,告別,換乘,循環往復,直到你選擇永遠地下車,徹底走出車站。這就是人生。

高考很重,但絕不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經歷瞭,再回首,也隻是雲淡風輕。高考真正的意義,在於它迫使我們經歷瞭人生的一種必須的生活方式,它使我們沒有揮霍青春,也讓我們感受到蘊含在自己體內的無限能量。

高考作台中產後護理機構為一場考試,或許我們或多或少都有些遺憾。但高考作為一個過程,我絕無遺憾。

用《聖經》的話而言那就是: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瞭,那該跑的路我已經跑盡瞭。

兩代人,圓一個大學夢

(1998年高考生)

時光荏苒,轉眼又到一年高考時。每到這個季節,我的內心總是充滿激動,這或許是因為那是我們青春記憶最深的時光,也許高考承載瞭兩輩人的希冀,有些情節還浮現在眼前,清晰如昨

我的父親出生於上世紀50年代初,那時候傢庭貧窮,傢裡兄妹多日子捉襟見肘。祖父母心裡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父親有朝一日能考上大學、跳出農門、捧上 鐵飯碗 。那時候,父親天資聰穎、勤奮好學,學習成績名列前茅,如果正常參加高考的話,考入一般大學是沒有問題的,因而父親成瞭整個傢族的期盼。當1977年恢復高考的時候,父親已經結婚生子,因為傢庭台中產後之家推薦的原因也未能繼續高考,這也成瞭父親一輩子的遺憾。父親的夢破瞭、心也碎瞭,於是他就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到我身上瞭。

從小學開始,我就在父親殷切的希望中前行,那個時候學習成為我最主要的任務。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傢裡還是非常貧窮,但是父親舍不得我去幹農活,於是我就在父親的 庇護 中逃避瞭很多體力勞動,讓鄰居傢的小夥伴們很是眼紅。但是,我也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從小學到初中,我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這也台中做月子中心成為父親的驕傲。不過,因為連續兩年中考失利,父親背負著巨大的壓力讓我繼續復讀,終於以優異的成績考上瞭縣城的高中。

我清楚地記得那年是1994年,雖然學費隻有300多元,但是貧困的傢庭還是拿不出來,可憐的父親就厚著臉面挨傢挨戶去借錢供我上學。高中三年裡,我發奮學習,學習成績一直保持在前十名,為此我帶著十足的信心踏入瞭高考的考場。猶記得第一天考試結束後,我覺得高考就這麼回事,沒有啥難的。可是,命運偏偏就和我開瞭一個大大的玩笑。查詢高考成績那天,我是在班主任傢裡電話查的,查詢結果隻有560分,連專科線都不到,聽到這個分數後我一下子傻瞭,頭腦裡一片空白,我是如何離開班主任傢的都不知道。回傢的路,是那麼的遙遠、那麼的漫長,我的雙腿如灌瞭鉛一樣,短短十公裡的路程,我竟然騎瞭兩個多小時,直到天黑我才到傢。看到擔心的父母,我淚如泉湧,看到他們失望的神情,我心如刀絞

接下來的三天,我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覺得天塌下來一般,無所適從。這個時候,堅強的父親又一次選擇瞭支持我繼續復讀,因為他不甘心自己的兒子就這樣一輩子 臉朝黃土背朝天 地生活,於是我擦幹眼淚,再次背負父親的希望,來到母校成立的首屆復讀班復讀。

復讀的日子是清苦的,也是有壓力的,好在大傢都是復讀生,大傢站在同一起跑線重新進行新一輪的沖刺。整個班級的學習風氣非常濃,我就在這樣的班級中重新奮鬥瞭一年。1998年7月7日,我第二次踏入瞭考場。這一次,我沒有讓傢人失望,以超出本科線10多分的成績讓父親的腰桿挺起。自從知道高考分數後,父親也喜歡往人堆裡去瞭,因為他是自豪的,因為他的兒子已經成為一名大學生,那個小山村的第一個大學生。1998年9月份,我踏入瞭聊城師范學院(今聊城大學)的校門,正式開始瞭我的大學生涯

高考二役,終獲成功。至今回望高考歲月,也會為那時的自己所感動,曾經那麼艱辛的時光都走過來瞭,未來還有什麼值得擔心?

t8tgsnvtk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